首页  >  要闻动态  >  要闻

和县挖掘机总公司

来源:技术     时间:2021-12-08 05:49

和县挖掘机总公司uv783,上海毛皮经销部,怀化电气机械有限公司,丽水养殖营运部,哈密制鞋总公司

和县挖掘机总公司

雷达财经出品 文|李亦辉 编|深海 7月12日,恒康医疗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恒康医疗”或“*ST恒康”)公告称,法院裁定受理债权人对公司的重整申请,同时控股股东所持公司9887万股份将被司法拍卖。 资本市场上,恒康医疗被投资者捧为“民营医院第一股”,目前控股12家医院。但多年扩张之后,恒康医疗陷入巨额亏损,2020年5月被深交所实行退市风险警示。 恒康医疗创始人、控股股东阙文彬早年以传统藏药“独一味”发家,后产业扩大至医药、矿业、房地产、航空服务等行业,形成庞大的“恒康系”。从2009年起,阙文彬以48亿财富元登上胡润百富榜甘肃首富,此后连续蝉联9年,2015年身家一度达到200亿元。 然而,由于激进扩张,“恒康系”积累了巨额债务。近期,“恒康系”旗下航空公司的两架高端商务机,将被司法拍卖。而阙文彬持股的另一上市公司西部资源,也因连续亏损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其所持大部分股权处于被拍卖状态。 康恒医疗被法院受理实施重整 7月12日晚间,*ST恒康发布公告,公司于2021年7月9日收到陇南中院送达的《民事裁定书》、《决定书》及《通知书》,陇南中院裁定受理申请人广州中同汇达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下称“中同汇达”)对公司的重整申请。 公告提醒,公司能存在因重整失败而被法院裁定终止重整程序并宣告破产的风险。 去年8月份,中同汇达以康恒医疗债务规模较大,资产负债率较高,有明显丧失清偿能力的可能性,但仍具有重整价值为由,向法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 此前在2019年4月,中同汇达向恒康医疗出借两笔资金共9500万元,借款期限6个月,约定2019年10月22日之前清偿完毕。后在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调解下,该公司仍未能按时偿还,因此中同汇达有了提起重整的想法。 公开资料显示,恒康医疗是一家以医疗服务为核心,同时依托大健康产业,布局药品、日化品、保健品等多项产业的企业。其前身是甘肃中成药企业“独一味”,2008年在深交所上市。 后在医改大潮之下,恒康医疗开始由中药业务向医疗服务行业转型,聚焦肿瘤诊疗和高端复产。2014年,独一味更名为“恒康医疗”,开启大规模并购扩张,至2017年共计收购19家医院及医疗机构,其中就包括耗资16.94亿元买下澳大利亚独立影像诊断公司PRP70%的股权。 公司在2020年8月在互动平台称,公司控股1家三级医院、9家二级以上综合医院或专科医院(含并购基金控股医院)等共计12家医院。 但收购来的一些医院资产经营不善,业绩未达标而给恒康医疗带来商誉减值,进而造成巨额亏损。 年报显示,2017年恒康医疗盈利2.23亿元,到了2018年突然巨亏14.18亿元,当年公司计提资产减值损失5.15亿元,其中包括3.29亿元商誉。接下来的两年,公司并购标的继续“暴雷”,导致恒康医疗2018-2020年三年累计亏损金额达到39.90亿元,且2021年第一季度亏损0.47亿元。 对于连续多年盈利状况不佳的原因,恒康医疗在回复深交所的问询函时表示,除了前几年投资规模过大造成负债率高、财务费用支出较大外,近些年的医改也造成了公司经营承压,以及两票制实施后,药品销售费用较以前明显增加。 亏损严重之外,恒康医疗的债务压力也不小。截至2021年3月31日,其合并报表账面资产总额48.26亿元,账面负债总额为47.16亿元。公司承认,当前流动负债大于流动资产,短期偿债能力较弱,部分债务经法院强制执行仍无法清偿,明显缺乏清偿能力。 经营情况堪忧,恒康医疗不得不抛售不能盈利的资产包袱,以此来缓解现金流压力。2019年,公司陆续出售10家子公司回笼资金。例如,2020年12月,公司将6年前1.28亿元收购的大连辽渔医院100%权益以9000万元转让。 而在恒康医疗大举扩张过程中,公司实控人阙文彬还因为了套取资金、非法减持股份被证监会处罚。 根据证监会2017年下达的处罚决定书,阙文彬为谋求高价减持恒康医疗股份,与蝶彩资产实际控制人谢风华合谋实施信息操纵。短短一个多月大涨近25%,蝶彩资产、谢风华随即安排阙文彬通过大宗交易减持“恒康医疗”股票2200万股,非法获利5100余万元;蝶彩资产、谢风华分得4858万元。 最终证监会开出罚单,没收蝶彩资产违法所得4858万元,并处以9716万元罚款;没收恒康医疗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阙文彬违法所得约304.1万元,并处以约304.1万元罚款。 此外,根据7月12日的公告,阙文彬所持恒康医疗5.30%股份将被司法拍卖。此前的2019年4月初和2021年2月8日,阙文彬曾两度被公开实施司法拍卖股权。前两次拍卖完成后,阙文彬仍持有*ST恒康6.39亿股,占该上市公司总股本比例为34.23%,全部处于被多家法院轮候冻结状态。 原价5亿元公务机7折拍卖 就在恒康医疗被实施重整的同时,阙文彬昔日近5亿元购买的高端公务机也要进入司法拍卖程序。 雷达财经注意到,近期,四川纵横航空有限公司(下称“纵横航空”)名下两架高端商务机即将被司法拍卖。阿里拍卖显示,7月14日,一架湾流G550公务机将以起拍价1.15亿元开拍。京东拍卖平台上,另一家湾流G450将在7月15日以7016万元起拍。 天眼查显示,纵横航空由四川恒康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四川恒康”)100%控股,后者实控人正是ST恒康控股股东阙文彬。根据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消息,这两架高端商务机购入成本近5亿元人民币,拍卖原因是公司经营不善。 拍卖信息显示,该架湾流G550公务机的起拍时间定在7月14日上午10时,评估价值1.65亿元,起拍价相当于打了7折,保证金为2000万元,目前4000多次围观,90人设置提醒0人报名。 附带的评估报告称,G550公务机出厂日期为2013年3月21日,引进时间为2013年4月25日,2013年4月25日首次取得适航许可证、电台许可证,至评估基准日2021年1月25日空地总飞行时间3161.45小时。 另一架即将拍卖的私人飞机为湾流G450公务飞机,将于7月15日上午10:00在京东拍卖上进行。该机评估价值1亿元,起拍价也是约7折,保证金需1200万元,目前超8000人围观同样0人报名。 湾流G450出厂日期为2013年2月28日,引进时间为2013年3月6日,2013年3月25日首次取得适航许可证、电台许可证,至评估基准日空地总飞行时间1840小时。 评估报告称,2019年由于经营困难,两架飞机分别于当年3月、5月停飞,停放在成都国际双流机场,至评估基准日其适航许可证、电台许可证均已过期,由于人员解散,未再进行日常维护保养。 据了解,湾流G550、G450是湾流飞机公司生产的国际顶级远程喷气式公务机,在全球富人群体中广受欢迎。其中,湾流G550飞机是湾流公司所有机型中航程最长、客舱最大的机型,同时有保留了湾流噪音低、起降距离短等优势,还拥有湾流系列巨大玻璃窗和100%新鲜空气的特点,可谓奢华至极。 根据网络资料,目前湾流G550市场价格在3.26亿元左右,湾流G450市场价格在2.47亿元左右。 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15年胡润富豪榜与他们的公务机》报告显示,国内富豪中,李嘉诚、王健林、马云、李彦宏等的空中座驾就是湾流G550。 马云的G550在2014年阿里二次上市前即拥有,当时阿里在招股书中披露,公司给马云配备了一架价值5000万美元的私人飞机。从胡润公开的数据来看,这架私人飞机即是湾流G550。 纵横航空的两架豪华公务机为何被拍卖?公告上的一份执行书(2020)川01执1731号透出详情。 2012年8月8日,国家开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向四川纵横航空公司发放7050万美元贷款,纵横航空转身就向美国湾流宇航公司购置了这2架湾流豪华客机,贷款期限为15年,从首次提款日起算,即从2012年8月13日起到2027年8月13日止。 根据借款合同约定,双方将两架公务机做了抵押登记,用于担保全部借款本金及利息,同时阙文彬与妻子何晓兰提供担保。 后续履行过程中,因贷款方未按约支付借款本息,2018年9月,纵横航空被起诉至法院。法院判决纵横航空偿还贷款本金6400万美元及相应的利息、逾期利息、复利等,国家开发银行有权对上述用于抵押的2架湾流高端公务机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该抵押物的价款优先受偿。 根据媒体的报道,四川纵横航空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注册资本3.5亿元,主要从事包机飞行、公务机托管等公务飞行“租赁”业务。 在订购了公务机后,纵横航空携带两款明星机型连续六年参加亚洲商务航空展(ABACE),风光无限。但到了2017年,公司开始拖欠飞行员飞行小时费、员工工资。 据公司员工透露,从2019年4月起,纵横航空未再提供航空运输服务。 2020年初,纵横航空因拖欠四川航空汉莎食品有限公司配餐款项,被后者起诉至法院,涉及金额共计10.5万元。在法院执行过程中,发现纵横航空已无财产可供执行,最终终结了执行程序。 “恒康系”危机始末 根据多家媒体报道,出生于1963年的阙文彬,是成都双流人,拥有研究生学历,早年从事医药销售工作。 1996年,阙文彬与何晓兰自立门户,一起成立了四川恒康发展公司,之后在西藏考察时发现了传统藏药独一味草,迅速找到商机。在其经营之下,具有止血镇痛独一味胶囊热销全国,一度垄断独一味草市场。 随着独一味发展壮大走向上市,阙文彬也开启了资本运作之路。 2007年,也就是独一味登陆A股前一年,四川恒康以3630万元受让*ST绵高原第一大股东所持全部2200万股,以28.94%股权成为这家壳公司第一大股东。 一年后,阙文彬将其控股的阳坝铜业100%股权注入上市公司,*ST绵高原更名“西部资源”(现名“ST西源”),主业由基础设施建设变更为矿产资源开采。 借助西部资源这一平台,阙文彬先后将银茂矿业80%股权、赣州晶泰锂业100%股权、广西南宁三山矿业100%、维西凯龙矿业及泰昱锂业的资产收入上市公司怀抱,西部资源业务也从单一的铜采选扩大到铅锌矿、锂辉石矿等行业。 和恒康医疗境况类似,西部资源3年的激进扩张,花去了12.94亿元收购款,但并没带来明显业绩增长。 2013年年报显示,当年公司实现营收4.23亿元,同比下滑28.02%;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5636.95万元。而旗下6家矿业公司,4家处于亏损状态,3家亏损在2000万以上。 除了是恒康医疗和西部资源实控人身份,这个时期阙文彬还先后参股了ST生化、*ST偏转等上市公司,一度在资本市场被称为“恒康系”。因核心资产恒康医疗为甘肃上市公司,因而被多个富豪榜单列入了甘肃板块。 2009胡润百富榜阙文彬以财富48亿元荣登榜单第200位,成为甘肃省首富,并在此后连续九年蝉联甘肃省首富。2015年,阙文彬身价一度达到200亿,2017年,阙文彬个人财富虽缩水至140亿元,但仍是甘肃省首富。 而随着新能源的兴起,2014年西部资源又开始进军新能源汽车领域,先后收购了包括龙能科技苏州有限公司、苏州宇量电池有限公司在内的7家公司,并陆续出售旗下矿业资产。 但这也未能让西部资源的业绩出现明显好转,从2013年起,其扣非净利润持续为负。 今年4月30日,公司公告称,因最近连续三个会计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净利润孰低者均为负值,且2020年度财务会计报告的审计报告显示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公司股票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为“ST西源”。 而伴随着A股市场调整,西部资源股价大幅下挫,导致高比例质押股权的阙文彬资金链断裂,不得不出售股权寻求自救。 今年2月19日、3月10日,四川恒康持有的西部资源1.37亿股股权两次在阿里拍卖平台公开拍卖,虽然第二次实际起拍价4.52亿元,较前一次起拍价下调近5000万元,但因无人出价仍然流拍。 截至3月10日,四川恒康持有西部资源股份1.77亿股,占该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6.81%,目前全部被司法冻结;且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已决定对四川恒康进行预重整,市场预计其持有的股份仍可能继续被司法处置。 从目前状况看,不管是公司重整还是资产拍卖,“恒康系”能否实现脱困自救,仍然充满悬念。 注:本文是雷达财经(ID:leidacj)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